1. <samp id="vt8aj"><ins id="vt8aj"></ins></samp>
      1. 首页 > 清风苑 > 文化 正文

        文化

        江南清流润韶华

        稿件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: 2022-12-30 09:23:44

          大江之南,山温水软,人杰地灵。旖旎灵秀的自然山水不仅滋养了灵动高洁的心灵,也勾勒出古人世代向往的精神乐土。

          在浓郁文化气息的熏陶下,唐宋以来,崇文重教之风孕育出江南蔚为大观的人才群体,“吴中盛文史,群彦今汪洋”,在鸿硕俊彦交相辉映中,贤吏能臣数不胜数。他们浸润在爱国、尚廉、济世、进取的文化传统中,年少时即以天下为己任,许多人不及而立便登科折桂,入仕从政,为国为民奉献青春才华,犹如一股股清流在历史长河中奔腾不息。

          探究江南贤吏奋楫扬帆的人生浮沉,那贯穿入仕生涯的家国情怀和节操风范,正得益于青春韶华的历练成长。

          人生磨砺多壮志

          立何志向,才能遇挫折而不馁,处困境而无惧?千百年来,不知多少初入仕途的青年有过此问,从江南山水巷陌中走出的北宋名臣范仲淹以他的经历给出了答案。

          范仲淹早年求学时白日“断齑划粥”,夜晚“以水沃面”,直至东方欲晓,才和衣小憩。经此苦读,27岁考中进士,后入职中枢。他坚信“理或当言,死无所避”,直言敢谏,因而多次得罪权贵。仕途屡屡受挫,范仲淹却从未心灰意冷、丧失斗志,反而更以民心为己心。被贬至地方后,他厚农桑、兴水利、减徭役,造福百姓。当外敌入侵时,又主动请缨,镇守边关。范仲淹训练士卒,修筑城堡,严密防守,威德远闻,内外皆服。藩部称其为“胸中有数万甲兵”,不敢来犯,“军中有一范,西贼闻之惊破胆”。

          范仲淹一生“四进四出”,历经坎坷,但其“慨然有志于天下”的志向始终未改,岳阳楼上“先天下之忧而忧,后天下之乐而乐”的千古一叹,正是范仲淹的人生理想和生活态度,一腔爱国热情,一身浩然正气,令人感佩不已。

          千百年来,范仲淹“以天下为己任”的家国情怀深深融入江南贤吏的精神基因,代代传承绵延不绝。自南宋始,江南各地纷纷兴建祠宇缅怀,甚至有追随者,将家族宗祠有意建于范祠周边,仅在无锡惠山古镇,类似的古祠堂就有30余处。

          粉墙黛瓦间,纪念宋朝抗金名将李纲的李忠定公祠尤为庄严肃静,其上“进退一身关社稷,英灵千古镇湖山”的楹联至今醒目,仿佛是对他一生效法先贤却壮志未酬的无尽缅怀。

          李纲29岁进士及第,虽乃一介江南文人,却在吴人尚武精神熏陶下,性格坚韧勇猛,极富军事才华。

          1125年,金兵大举南侵,威逼汴梁,时任太常少卿的李纲力谏“收将士心,以死捍敌”。为振军心,李纲亲自登城督战,血战两日,金人损兵折将,答应议和。李纲却因力谏主战被罢免。翌年秋,金人又举兵南犯,钦宗急诏勤王,李纲即刻率军北上,但待其赶到,都城早已沦陷,残垣断壁前,萧瑟秋风里,他只得虎目含泪,悲愤长啸。

          李纲此后又几度沉浮,令人起敬的是,虽身处困境,他却壮志不移,无时无刻不心系国家前途命运,他一再上疏要求反省得失,伺机北伐收复失地,“以一身用舍为社稷生民安危”,为后世树立起以身许国不计私利的典范。

          要过前途最险滩

          对于刚踏进仕途的年轻人而言,行使权力犹如急流行舟,处处尽是险滩旋涡,稍有不慎,轻则摇坠不前,重则葬身鱼腹。正所谓“道自微而生,祸自微而成”,一代贤臣陆贽用其一生的防微杜渐阐释了其中的深刻道理。

          作为有唐一代突出的江南才俊,陆贽18岁即金榜题名,当时威望甚高的寿州刺史张镒听闻其才,召至座前畅谈三日,结为忘年至交。得知陆贽家境贫寒,张镒自愿赠钱百万供其母饭食用度,但陆贽认为朋友不应以利相交,坚决不受。

          陆贽才能出众,年纪轻轻已官居高位,虽大权在握却从不收受任何礼物馈赠,连旁人都认为他“清慎太过”,劝其一概拒绝恐于事无益,诸如马鞭、鞋靴之物,受亦无妨。但陆贽却不以为然,严词拒绝道:“为官受贿,大者,忘忧国之诚;小者,速焚身之祸。贿道一开,展转滋甚。”他清醒地认识到,贪腐往往始于收受“鞋靴”等物而不忌讳,时常在小事小节上不谨慎、破规矩,而一旦开了这个口子,胃口便会越来越大,华服裘衣、车马座驾、金玉珠宝也难填欲壑,“焚身之祸”就将速至。

          陆贽不收“鞋靴”之礼,今日品读仿佛深涧清泉般甘甜清冽。沐浴着梁溪河畔的古韵清风,八百年后的无锡东林学人又以不送“份银”之金,让江南贤吏清正耿直的风骨扬名天下。

          1580年,30岁的顾宪成赴京参加会试,录二甲第二名,赐进士出身,官居户部主事。入仕不久,恰逢张居正告病,朝臣皆凑礼金探望,独顾宪成不予理会。有同僚怕他太过耿直遭到排挤,遂替其出了“份银”并代为签名。顾宪成得知后,毅然追上使者勾掉自己姓名,讨回礼金。

          另一位东林学人叶茂才同样光明磊落、不媚权贵。他入仕这年,朝廷取消了当面叩谢的旧制,但送“份银”的情况仍然存在,同榜进士将此“规矩”悄悄告知叶茂才,他却坚持不行贿礼。如此“不随大流”自然遭到上司不满,故意超额分配工作给他,叶茂才皆坦然接受,从容应对。他朝夕勤志,刻苦敬业,又不计恩怨得失,竟得对方刮目相看。

          “不矜细行,终累大德。为山九仞,功亏一篑。”陆贽、顾宪成、叶茂才等江南贤吏清廉自守、防微杜渐、刚正不阿,在舟行大道中避开险滩旋涡,迎来坦途浩荡。

          绝知此事要躬行

          一众江南贤吏中,以“躬身基层、实心任事”来诠释“勤业”者不胜枚举,但如嵇曾筠、嵇璜这般,父子皆以此著称于世的却屈指可数。

          1723年春,黄河在河南武陟一带决口,洪水顺地势北流,为患华北,直逼京津。危急之际,入仕五年已官拜大学士的嵇曾筠,主动请领河南副总河督,治理水患。在亲自勘查各处要害后,分析出决口是因山势阻拦,水道不畅,形成急流才引发。嵇曾筠因地制宜开挖引水河,并在下游修建堤坝,减小冲力,同时加固堤防,这套疏浚河道的方法,使黄河复堵决口,安全度过了汛期。为根治武陟水段的隐患,翌年,嵇曾筠又亲率民众筑坝固堤,至今“嵇坝”仍发挥着重要作用。

          “只为君亲恩并重,征衣不卸叠朝衣”,嵇曾筠从入仕之初,就极少立于庙堂之上,后来虽官居高位,也无意周旋于名利场,而是身先士卒,一直操劳在大河大海的治水现场,饱经风霜,最终积劳成疾,病逝于治理海塘的工地上。令人欣慰的是,其子嵇璜不仅子承父业扎根河务,更是在治水中走出了一条实干成才的道路。

          嵇璜治水善于考虑全局,他在总结前人经验基础上,亲自实地勘查,找准症结所在,施以新法根治。为了督修河防,确保施工质量,他常年奔波辗转各工地检查,还经常手持铁钎,亲历险工一线,以致“积劳咯血”。担任河东河道总督期间,嵇璜还针对河务乱象进行整治,裁减坝夫、栽种堤柳,革除垫崖、贴坡等弊端,使得河务一改时弊、面貌焕新。

          凭借多年在治水一线的实践锻炼,嵇璜的学识及理政能力得到全面提升,后被任命为馆正总裁,总揽《四库全书》编纂,颇有识见。

          “为官避事平生耻”,嵇曾筠、嵇璜这对父子,用艰苦卓绝的勤业事迹,揭示出实干兴邦的道理,真正做到了“在其位谋其政”。在他们心中,只有为官一任的一身肝胆和担当精神。

          在不负韶华的时光里,一代代江南贤吏历经锤炼磨砺,他们的成长经验、为官理念、理政实践汇入那千年奔腾清流,经过岁月的洗礼历久弥新,激励着后人逐浪前行。(吴昊)

        >>><<<
        日本被邻居侵犯的人妻
          1. <samp id="vt8aj"><ins id="vt8aj"></ins></sam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