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amp id="vt8aj"><ins id="vt8aj"></ins></samp>
      1. 首頁 > 清風苑 > 文化 正文

        文化

        人間真情 | 父親與土地

        稿件來源: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發布時間: 2022-09-30 09:31:56

          老家的秋,是屬于父親的。在那塊希望的田野上,父親是莊稼的國王。

          兒時對秋的記憶,除了黃澄澄的玉米、白如雪的棉花、紅似火的辣椒,以及壓彎枝頭的紅棗外,就是父親不輟勞作的場景了。父親撐起了秋天,撐起了整個家!

          父親常講“莊稼不收年年種”,不管收成好壞,從未對下一輪耕種喪失信心。于是,秋收之后,便是耕耘、播種、澆水……秋收種麥真可謂承前啟后,繼往開來。他年輕時當過鄉鎮糧所的司務長,后來又搞過建筑、收過糧食、喂過豬、養過雞、種過瓜果蔬菜,用母親的話說他就是愛“窮折騰”,折騰來折騰去便成了“一窮二白”。每每受到母親“指責”時,父親總是笑笑,說:當年你是個代課教師,每月能拿多少工資?四個孩子吃喝拉撒,里里外外都需要錢,我不“折騰”行嗎!雖然屢戰屢敗,但我仍屢敗屢戰。幸福是奮斗出來的,現在孩子們都大學畢業,有了體面的工作,你說說,軍功章是不是得有我一半???

          作為一個農民的兒子,雖不至于五谷不分,但我著實有愧:平時忙于工作,除了周末,其他時間很少回老家,十來畝地只有年過花甲的父親一個人打理。雖說種地基本機械化了,但打藥、收割、澆水及晾曬糧食等工作量依舊不小,何況父親患有強直性脊柱炎,背駝得厲害。一天天,一年年,父親就像一個倔強的牧民看護著自己的羊群,就像一個固執的漁民守望著自己的魚塘,對這塊屬于他的土地不眠不休,不離不棄。今年秋收時往家打電話,說忙不過來的話我請半天假回去,但父親立即制止:不用你回來,你好好工作,家里有我呢,等我干不動了再喊你。

          淚眼婆娑中,腦海又顯現出父親佝僂著身軀勞作的身影:父親曾因身體不適用一個麻袋墊在地上爬著在玉米地薅草,我們兄妹四人有出息,父親居功至偉。

          還記得那年秋后,站在廣袤田野,父親語重心長地對我說:把你們都拉扯大了,現在我就剩下一個任務,那就是給你奶奶送終。你奶奶今年99歲了,人過60歲到家后還能叫聲“媽”,我幸福得很。等送走你奶奶,我就差不多完成使命了。將來我走了把我埋在這塊土地上,讓我既能看見你們,又能陪陪莊稼……

          如今的田野里,祖母的墳塋已守望了三個秋收春播,父親也佝僂得愈發厲害。我不敢想,將來有一天,等他徹底喪失了勞動能力,我接他進城生活,離開莊稼的那一刻,他的眼睛里會流露出怎樣的不舍!

          也許父親早已與這片土地融為一體,成為秋日田野里一株永恒的莊稼。(河南省長垣市紀委監委 王峰軒)

        >>><<<
        日本被邻居侵犯的人妻
          1. <samp id="vt8aj"><ins id="vt8aj"></ins></samp>