1. <samp id="vt8aj"><ins id="vt8aj"></ins></samp>
      1. 首页 > 清风苑 > 警示 正文

        警示

        借路敛财 发财路成不归路

        稿件来源: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发布时间: 2022-12-29 10:00:45

          “如今想来,我是多么的可笑,多么的可耻。在那些老板眼里,我不过是个权钱交易的工具罢了。”随着法槌的落下,竺君曾经春风得意的仕途戛然而止。

          竺君是浙江省嵊州市交通局原党委委员、副局长,曾担任104国道禹溪至艇湖景观改造建设工程指挥部副指挥、104国道嵊州段改建工程指挥部副指挥等职。2017年2月退休后,原以为安全着陆的他怎么也没想到,自己的美好人生会随着一纸立案调查通知书破碎……

          竺君19岁参军入伍,在部队,他肯吃苦、够努力,当兵第二年就入了党。从部队转业后,竺君先是顺利被分配到了嵊县总工会,随后在当地人事局、组织部任职。1998年5月,41岁的竺君被提拔为嵊州市交通局副局长,迎来了事业的高光时刻。

          此时的竺君不仅是家族的荣耀,也成了当地工程老板争相讨好的“香饽饽”。在项目工程老板一次次糖衣炮弹的攻势和众星捧月般的奉承下,他思想发生滑坡,廉洁防线失守,踏上了违纪违法的不归路。

          2002年,嵊州市某针织厂负责人商某找到时任104国道禹溪至艇湖景观改造建设工程指挥部副指挥的竺君,在送他的鞋盒中放了5万元现金和2万元购物卡,暗示竺君为其厂房拆迁补偿提供关照。

          第一次收到“禁果”的竺君内心是矛盾的。他既怕东窗事发,又难挡金钱的诱惑,他一直将钱藏匿在家中的柜子里不敢使用。一年多后,听闻曾经共事过的同事因贪污受贿被查处的消息,竺君心里的“警铃”响了起来。他主动把钱退还给了商某,以求保住“乌纱”。

          然而,这一次的退赃反而助长了竺君的“胆量”和“胃口”。在侥幸、自负心理的双重驱动下,竺君的贪婪之手再也收不住了。作为交通局副局长,他掌管着政策处理、工程承揽、资金拨付实权,打起了“借路敛财”的如意算盘。

          他利用职务便利,为朱某、张某等人在拆迁补偿、政策处理、资金拨付、工程承揽等方面提供帮助。2012年,竺君以借为名变相收受承揽104国道嵊州段改建部分工程的高某所送的5万元。2015年,他又从工程老板朱某处收受30万元……

          2018年5月,已经退休的竺君收到了安徽某物业管理有限公司负责人抛来的“橄榄枝”,对方以30万年薪邀请竺君到其公司任职。“公司老板高薪聘请我到企业工作,是看重我办事能力强。我从政时有本事步步高升,退休了同样也能在企业做出一番成绩。”竺君认为,“这是靠着自己的劳动获取报酬,应该不会出事。”事实上,那些老板盯上的,是竺君曾任公职带来的人脉和资源。

          妄想两头占,最终落得两头空。2022年7月,嵊州市纪委监委对竺君涉嫌严重违纪违法问题进行立案审查调查,2022年9月,竺君被开除党籍。法院审理查明,竺君在担任嵊州市原交通局副局长期间,利用职务上的便利,为他人谋取利益,多次非法收受他人财物90.45万元。同年11月,竺君因犯受贿罪,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,并处罚金22万元。

          “中秋节那天,我在留置室吃到了一个月饼,情绪难以抑制,内心五味杂陈。本应一家团圆的节日,我却只能在这里独自过中秋节。”回想起在留置室内度过的中秋节,年逾花甲的竺君声泪俱下。但世上没有后悔药,原本可以安享晚年的他,如今只能在铁窗里懊悔不迭。(浙江省嵊州市纪委监委 鲁佩烨 蒋幸)

        >>><<<
        日本被邻居侵犯的人妻
          1. <samp id="vt8aj"><ins id="vt8aj"></ins></samp>